「边界观察」阿拉伯人颠覆犹太国家的野心?从以色列大选看主权国

发布时间: 2019-10-31 13:30:17 来源: admin

[《边境观察》是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副教授、北京大学人类学博士赵璇在界面新闻中设立的栏目。根据他的实地调查经验,它讲述了他对全球边境地区的观察和思考。】

长期以来,阿拉伯人在以色列的国家政治和社会经济中一直处于边缘地位,但至少他们已经打下了重要的伏笔:即使是旨在建立理想民族国家的以色列,也很难成为纯粹的犹太民族国家。自1948年建国以来,以色列面临着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即阿拉伯人口占20%以上,在民族国家建设的漫长过程中,阿拉伯人口已成为其公民的重要组成部分。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1967年耶路撒冷的“统一”,以色列巴勒斯坦人已经成为以色列阿拉伯人最重要的自我表达方式,也是以色列不能忽视的政治主张。

2019年必将是以色列政党政治史上的特殊一年。5月29日,现任总理内塔尼亚胡领导的利库德党未能组建政府。成立不到两个月的以色列议会被解散,并于9月17日投票改选。一年两次议会选举是以色列历史上的第一次。内塔尼亚胡的第五个总理任期并没有顺利开始。

然而,第二次选举的结果仍然预示着暗淡的前景。特别是9月23日,赢得13个议会席位的阿拉伯政党联盟阿拉伯联合名单(arab joint list)明确表示,它将反对内塔尼亚胡,支持“蓝白色党”领导人本尼·甘兹(Benny Ganz)。这将使Ganz的中左翼政党阵营(57席)与内塔尼亚胡的右翼阵营(56席)相差一个席位,但没有一个能够达到61席(总共120席,这需要一半以上的席位)的法定内阁组成标准。自1992年提出伊扎克·拉宾为总理候选人以来,不得不保持中立的长期边缘阿拉伯政党再次涉足以色列最高国家政治。

当前的困境不仅反映了以色列独特的党派政治,也引导我们重新思考主权国家。

以色列坚持以西方多党民主国家制度为基础的民族国家建设方法。很难说民主国家和民族国家一定会形成冲突。然而,至少在概念层面,追求多元化和普遍权利的民主国家观与依赖民族主义和国家利益的民族国家观之间存在着紧张关系。事实上,议会选举和由众多中小政党组成的联合政府都被包裹在“以色列,犹太民族国家”的基本法框架内。

“深刻分裂的社会”已经取代“中东最民主的国家”成为以色列的首要认知。

在过去的观察中,以色列至少有4对矛盾,包括犹太和阿拉伯民族、宗派和世俗团体、鹰派和鸽派、欧美犹太移民和东方犹太移民,而4对看似不相关的矛盾类别都指向主权国家的不同理解,反映在以往所有政党政治中。

1995年11月4日,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遇刺,为自1990年代以来加剧的以巴历史奠定了基调。1995年诺贝尔和平奖的颁发不仅未能启动一个充满希望的以巴和谈进程,还毁了他的一生。拉宾遇刺是由激进的右翼犹太人发起的。尽管拉宾从未在巴勒斯坦建国(不同意巴勒斯坦在西岸和加沙的建国)和耶路撒冷首都(在以色列统治下保持统一和不可分割)问题上让步,但他以“土地换和平”为标志的政治和谈仍然被犹太右翼社区视为软弱的“卖国”行为,这种行为变相地促进了巴勒斯坦民族主义事业。

此后,以内塔尼亚胡为核心的犹太右翼阵营也主导了以色列的政治趋势。内塔尼亚胡领导的阵营也可以概括为一种以犹太复国主义和犹太霸权为目标的政党阵营(内部政党强调不同程度)。其最明显的特点是重视犹太人的历史身份和神圣使命,拒绝与阿拉伯人合作并强行压制他们。1996年,激进的巴勒斯坦抵抗运动哈马斯放弃了在自治区进行政治斗争,并在这种背景下恢复了武装斗争的老路。

内史的政治理念以以色列的国家安全为中心,以宗派犹太复国主义为标志,以领土为主权国家认知的重中之重,忠实于“国家-领土-人口”三位一体的实体国家理念。这就是为什么他在许多场合把巴勒斯坦所属的西岸领土指定为最重要的政治口号,而不管以色列是应该坚持民族性质还是犹太性质,这首先应该是领土性质。

在国际层面,西方国家的计划,如“两国计划”和以美国为代表的“世纪协议”,有助于推动这类主权国家的建设,已成为内塔尼亚胡的重要政治资源。全球资本主义制度应当服从和服务于主权国家的领土要求,领土控制也应当是公民和社会管理的前提条件(国家建设中也应当注意的义务和内容)。

然而,中左翼阵营的支持者认为,主权国家的独立和统一当然重要,但重点不是领土统一,而是国家统一。

我在以色列呆了几年,以色列人民面临着两个直接的困难。一个是来自阿拉伯国家和社会的安全威胁。因此,以色列政府在军事和安全方面投入了大量资金,这也造就了以色列在世界上领先的安全产业,大量安全技术应用于世界各地的机场、监狱和社区。第二是高昂的生活成本、惊人的运输成本和价格困扰着广大的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这就是为什么使用更多汽油的私家车在以色列很少见到,而使用较少汽油的日本二手车很常见。

因此,在第二次选举中,在中左翼政党的民意调查中,选民更加关注与日常生活密切相关的世俗化选举内容,如价格控制、就业改善、性别平等甚至环境保护。此外,他拒绝在政党竞争中与犹太正统派团体合作,因为后者坚持拒绝服兵役、不工作、不纳税的犹太正统派人的宗教原则,并坚持维持他们的超级公民待遇。然而,对阿拉伯政党集团的态度更像是没有支持或反对。如果国家政府需要与阿拉伯各方合作组建内阁,但如果国家建设的目标能够实现,那么这并不是不可能的。

中左翼阵营的政治理念强烈反映了主权国家的另一个理念,即不以领土为目标(这并不意味着放弃),而是以社会生活为核心。在传统的国家研究中,将国家视为一个具有同质权力和等级制度的领土、独立和分离的实体是一条经典之路。然而,在全球化的推动下,国家本身发生了重大变化。在一些超国家、次国家和非国家行为者的参与下,一系列跨界流动和电力外包改变了国家的面貌。国家不再能够维持实体的初衷,而是在治理目标的指导下,转向一个领土分散、权力集中和持续构建的实体

最终,阿拉伯政党的政治理念更接近目前理想的主权国家建设。“我和我的同事决定(支持甘孜担任总理)不支持甘孜先生及其对国家的政策建议。我们知道甘孜先生拒绝承诺我们对共同未来的合法政治要求,所以我们不会加入他的政府。”“阿拉伯联合名单”的领导人艾曼奥德说。从那时起,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个得到阿拉伯政党支持的以色列政府,但不是联合政府,但我们也将在旧的基础上再做一个新的铺垫。

(这篇文章只代表了作者的观点。责任电子邮件:yanguihua@jiemian.com)

上一篇:《崂山道士》魔幻来袭 本周五10:00开票
下一篇:北京大兴国际机场今日通航!信阳明港机场可直飞大兴机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19 taoba33.com 沙蒋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